• 彭书印这个老头儿有点儿意思,人家都是带着作品参加各种非遗活动,他不仅带着作品,还带着原料。我们小时候常见的知了壳,还有现在树上都挂着的玉兰花的干骨朵,两种东西混搭在一起,跟面人呀、毛猴呀,一起展示。“这俩干吗用呀?”“干吗用?做毛猴就靠这两样...

    关注 17-12-16 01:11
  • 洱海观景蓝天白云似翡翠,洱海清澈倒影美。观音修炼女儿身,苍山拉过白云被。泸沽湖坐船摩梭妇女身强壮,泸沽湖里划船忙。水深百米船速快,歌声飘在湖面上。2002年5月,我们到云南旅游,云南的美景令人赞叹;纳西族独特的走婚习俗,令人大开眼界。外出旅游时,我随身携带...

    关注 17-12-16 01:11
  •   打柴、挑水、种菜、做饭、读书、画画……画中国画几十年,靳耀华把日子也过成了山水写意,年轻时说走就走,背起行囊,走遍名山大川,独自写生,后来隐居乡村,眼前就是山水,身边即有花鸟,他过着许多人心中向往却又不敢去真过的生活。他说:“其实最开始,我只是...

    关注 17-12-16 01:10
  •   这位帅帅的小朋友叫永渲,在小区里见到这个喜兴的小家伙,正坐在小马扎上和爸爸咿咿呀呀地聊天,红扑扑的小脸总是乐滋滋的,别提多可爱了,惹得路过的大爷大妈也愿意驻足,和这个小家伙聊上几句。永渲爸爸说,孩子12月16日的生日,到今天正好一岁,刚学会走...

    关注 17-12-16 01:10
  • 我的好朋友也是我的同学,她叫杨静涵,今年10岁了。杨静涵的个子比我高,有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,弯弯的眉毛,一张小小的嘴,很讨人喜欢。杨静涵最大的特点是爱读书。她家有很多书,装满了整个书柜。她每天上学还带着几本课外书。课间的时候,她还借给我书看。有一天因为我...

    关注 17-12-16 01:10
  • 读者:周老师您好,我家的大孙子今年10岁,是一个很优秀的孩子,可他在学校里的人缘却不是很好,虽然他也很热心地去帮助同学,但是班里民主选举班干部时他的票数总是不理想,为此孩子很挫败。请问这是怎么回事呢?周美言:我们先从人的发展角度来看看您家的孩子——从发展...

    关注 17-12-16 01:10
  •   虽然小孙子一岁半当天,我不能亲自给他拍照了,但是看着我们老两口在银杏林里抱着小孙子的合影,也挺好! 我家小孙子曹心初,2016年5月27日出生,到今年11月27日,整整一岁半啦!我感觉,他好像一下子懂了很多事。这次从姥姥姥爷家回来,我抱着问他:哪个东西...

    关注 17-12-16 01:10
  • 今年初春的一天,我和同事果淑香乘公交车顺路来到大观园西门。当我们走到怡红院时,瞥见院内有不少人,一棵西府海棠树下,身穿“人大附中”校服的学生围在一起,聚精会神地听一位男同学讲解诗句。讲解完毕,一位年轻的女教师,肯定了这首诗的结构,又分析诗句的...

    关注 17-12-16 01:10
  • 抗战时期,老百姓的生活十分困难,缺医少食。我们八路军就更困难了,经常用树叶、野菜、黑豆充饥。1942年9月间,我们在北大悲村驻守时,光吃黑豆就吃了半个多月。大家都知道,黑豆是喂牲口的,很苦很涩。我到了抗大二分校后,生活也很困难,三顿饭改成两顿饭,再...

    关注 17-12-16 01:10
  • 我前几天买了些羊棒骨,吃出来几个小羊拐,不禁让我想起一个少年时的游戏:抓羊拐。我们小时候,花钱买的像样的玩具很少,孩子们都是因陋就简找些东西玩儿。比如男孩玩的拍元宝,是用烟盒纸叠成的;拔根是用干的杨树叶柄比赛它的韧劲儿;女孩玩儿的跳皮筋儿,是用废的橡胶圈...

    关注 17-12-16 01:10
  • 我的姥姥虽然已离开我46个年头了,但我对她的思念与日俱增。小的时候姥姥把我抱在怀里,现在我把姥姥放在心上,仿佛她没有走远,从未离开过我。那是1971年12月中旬的一个傍晚,我放学回到家,一进门姥姥拉着我的手说“冷吧燕子(我的小名),快放下书包洗洗小脏...

    关注 17-12-16 01:10
  • 我家有四口缸,是母亲留下的。这四口缸可是传家宝,它们是陆续到我家来的。最大的那个是上世纪五十年代,我家从沈阳搬到北京后,母亲从日杂商店买的。因为东北人爱吃酸菜,每年秋后,母亲就用这口缸  酸菜。我小的时候,冬天很冷,没有反季节蔬菜。每年冬天,酸...

    关注 17-12-16 01:10
  •   牡丹碟-蓝   钟拍子   兰凤蝶 北京的风筝,有南派、北派之分,许多老北京人都知道“南城的大沙燕,北城的黑锅底”这一说法。这大沙燕,说的就是以制作大风筝为特色的“风筝哈”。自曾祖父哈国梁在琉璃厂西南把角儿开了两间门脸儿的...

    关注 17-12-16 01:10
  • 余尘 自第一次远离母亲 以后的日子 我离母亲越来越远 回家的时间越来越少 二十年了 母亲也在过着 没有我的日子 工作的变迁 也一直在延展着 我生活的压力 一种错误的意念 让我的生活几近疯狂 曾经四年没有回过家门 我只有将我默默的思念 化作一封封书信 让母亲不要思念 每一次书信和电话 母亲没有半点的埋怨 想起那些年飘零...

    关注 17-12-09 01:09
  • 姚家恺,顽石亦能入画

    关注 17-12-09 01:09
博评网